某某某阿里店铺

美女诱惑视频梦幻中的圣城瓦拉纳西

浏览量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10    编辑:dede58.com

 

瓦拉纳西(Varanasi)旧称“贝拿勒斯”,现在的名称是依据“瓦拉纳河”和“阿西河”两条河的名称连接而成的。它位于印度北方邦的东南处,恒河岸边,瓦拉纳河和阿西河也在城近处流过。

瓦拉纳西是印度教信徒心中的“耶路撒冷”,而印度教信徒的理想是:敬湿婆神、到恒河沐浴、交圣人朋友、住瓦拉纳西。可见瓦拉纳西在印度教信徒心中的地位。

笔者在印度访学期间,慕名前往瓦拉纳西小住一周,慢慢游,细细品,体会它的韵味和文化。最深的体会是,游瓦拉纳西不能走马观花。如果匆匆忙忙概览一遍的话,只能得出“脏、乱、差”的结论,那就太冤枉和委屈这座古老圣城了。

三教圣地

印度最早成熟的宗教是婆罗门教,有三主神:梵天创造世界;毗湿奴维持秩序;湿婆也帮毗湿奴维持秩序,但是,发怒的时候就开始毁灭世界。在公元前6世纪,印度产生了佛教和耆那教,此二宗教在产生的时间、创始人的身份、基本教义上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佛教从孔雀王朝开始,到戒日帝国,近千年盛行在印度。后来,沉寂了近千年的婆罗门教吸收佛教中很多内容,变成“新婆罗门教”,现称印度教,取代佛教而成为印度的国教。瓦拉纳西被认为是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主神湿婆所建,是印度教圣地。

耆那教的两个教长诞生在该城附近,瓦拉纳西东北方向10公里左右,坐落着著名佛教圣地鹿苑,那是释迦牟尼得道后第一次弘法的地方,皈依佛教的第一批信徒就产生在那里。遗址保留、佛塔还在,相关文物放在博物馆内,各国佛教信徒前来朝拜者络绎不绝,、缅甸、日本、泰国等国都在鹿苑建了庙。所以,瓦拉纳西是印度教、佛教和耆那教三教的圣地。

逢街有庙

瓦拉纳西有很多很多的庙,据说2000座都不止。印度金庙、杜尔迦庙、印度之母庙、拉玛王庙、新印度金庙是大、美、有特色的,鎏金房顶把庙装扮得富丽堂皇。除此之外,还有数不清的湿婆庙,每条街的街口都有,不是街口的地方也可能有。庙内供着湿婆夫妇的雕像、象头神或“林伽”。

象头神是湿婆的儿子,被湿婆不小心给弄掉了头,湿婆的老婆逼他赔儿子,他就把一个小象的头安到儿子身上,救活了儿子。印度教信徒认为象头神能带来平安吉祥,经常把他的像供在庙里或放在车上。“林伽”是湿婆神的阳具、生命之源的象征,做成圆柱状供在庙里,顶部是圆的。匆匆上班路过的印度人也忘不了买一串鲜花,恭恭敬敬套在庙里的“林伽”上。

只是因为屡历战乱,瓦拉纳西的庙宇和其他古建筑被毁殆尽。直到近代,考古学家们找到遗址后,将可修复的修复后重见天日,无法修复的就在原址上重建。所以,这些看似很古、形态各异的庙,是用钢筋水泥、红砖建成的,但这也不影响游客们欣赏这多姿多彩的建筑风格。

人与自然

印度是全世界人种最全的国家之一,号称“人种博物馆”,而在瓦拉纳西街头,更能看到世界上现有的全部人种。那里有印度各地来的朝圣者和来自五大洲的游客,耍蛇的、卖花的、卖火葬用木柴的,短期游览的、小住的、长住的,看晚上祭祀的,参加早晨恒河沐浴的,满街都是不同肤色的人。

笔者晚饭后散步到离恒河不远的地方,在折叠桌旁坐下,点了零食和现榨的果汁,坐在塑料椅子上看恒河夜景、吹恒河风。一群文质彬彬的加拿大人坐在近处,我们聊了起来,他们是人类学家,专门来印度搞合作研究的。在人类学家的研究领域中,人种研究是重要内容,民俗研究也是重要内容,这群加拿大学者真是会找地方、找合作者。

印度具有佛教传统,素食者多,不喜欢杀生,这使印度境内的动物受到很好的保护,牛、猴、孔雀、狗、猫、松鼠、蛇到处活动。狗老实,只敢捡人不要的剩饭来吃;猴子淘气,光天化日之下从人手中抢水果。更具瓦拉纳西特色的是,恒河上鸥鸟翔集。恒河上的鸥鸟体形比海鸥略小,和云南滇池上的红嘴鸥相似。所不同的是,滇池红嘴鸥羽毛洁白,喙浅红;恒河上的鸥鸟羽毛白色,背和翅膀上有浅褐色花纹,喙黑色。

鸥鸟落在地上、房檐上,休息够了突然一起飞,冲向恒河上空,密密麻麻,一片又一片。它们还能够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流,美死了、羡慕死了!我知鸥鸟乐,鸥鸟何知我乐?

感受生命

在瓦拉纳西的街上,天天都能看到有人抬着尸体走过,死者大多不是瓦拉纳西本地人。印度教信徒认为:能够在瓦拉纳西死去就能避免轮回之苦,直接升入天堂。在瓦拉纳西的恒河畔火化并将骨灰葬入恒河,就能够超脱前生的痛苦。所以,印度各地都有人将自己故去亲人的遗体运到瓦拉纳西来火葬,导致瓦拉纳西的恒河边上日日夜夜有人举行火葬仪式。

为了满足恒河沐浴者的需求,市政当局将瓦拉纳西河段的恒河岸上修筑台阶和码头,这也方便了一些“等死的人”。那些相信在瓦拉纳西死去就可以直接升入天堂的人,在知道自己临近生命尽头的时候,就来到这里等待。也有些无家可归的老人,买不起火葬用柴,也在恒河岸边等待生命结束。因为恒河岸边的火葬场还有一座焚尸炉,专门用来火化无钱买柴者的遗体,骨灰同样可以葬入恒河。

每当行走在恒河岸边的时候,总能看到台阶上躺着的病人、老人。他们看上去与尸体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眼珠间或一轮,才让人感到他/她还是一个活物。再看看印度人的葬礼:将手臂那样粗细的干树枝码成方正的一堆,将金黄色布裹好的尸体抬到恒河中浸到河水,再抬到码好的柴堆上,放些鲜花,上面再摆些细小干树枝。点燃之后,死者的儿子靠近火堆着,要吸取父亲或母亲的灵气,一个人就这样变成灰、进入恒河、回归自然了。

印度人的葬礼非常平和,未见有人大声哭号,因为他们相信轮回,觉得死了并不是“如灯灭”,而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或动物。至于轮回之后享福还是受苦,那就看他们生前的“业”了。

橙红梦幻

在印度,建在恒河岸边的城市有很多,瓦拉纳西有一个特殊之处,恒河自西向东流,在流经中游的恒河平原时,突然向北拐了一个弯,瓦拉纳西就处于这个拐弯处。在这个从南向北流的河段上,西岸是城市的建筑物,东岸一片旷。这样的格局,给看恒河日出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我清晨起床,赶在日出前到恒河边,坐在恒河西岸专门看恒河日出。只见东方的地平线上最先出现一抹模糊的橙红色,渐渐扩大、清晰,再出现一个橙红色的亮点,亮点慢慢变大,终于看清那就是太阳的位置。橙红色的太阳冉冉升起!哗!橙红的天空、橙红的朝霞、橙红的云海!橙红色的太阳映在流淌的恒河上,浮光跃金,美得让人窒息。

同去的荆女士说:“你看,多么虔诚!”我才回过神来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那是一个神职人员,端正地跪在地上,面对太阳双手合十,合掌举过头顶、降到胸前,整个身体弯下来伏在地上——一个标准的“五体投地”。

我的心被这橙红色的恒河日出之美征服得五体投地。天、地、云、霞、太阳、恒河,还有人们敬神用的金菊花全是橙红色。我的心、我的脑海融进了这个橙红色的世界,这就是我的瓦拉纳西之梦,橙红色之梦伴我到今天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.htm"